今天母亲陪我到台东走走,我们车厢属于末段, 因为是平常日车上的乘客简直少的可怜,在过了几站之后, 我们这节更空的不像话。 本来我以在小觑一番,不过一过个山洞, 那种黑暗感让我马上醒了过来想在睡也睡不着了, 母亲侧着头倚着窗口边浅缓匀称的唿吸,我望着母亲的侧脸, 眼角真的有鱼尾纹不过因为化妆所以比较不明显, 母亲今天头发像是OL主管那样把头发盘了起来, 弄成一圈小包包不算流行,但也不会很难看。 母亲是个退休中学老师,教国文的,讲话很有气质, 一举一动很有涵养我从小就被她教导不可出口成脏。 母亲是个标准的古典东方美人,年过40初, 身材还算保养不错。 可是这年纪的女人该有的肥胖当然还是有, 手臂的蝴蝶袖臀部有点下垂,可是那双小腿, 因为老师职业关系所以穿肉色丝袜是很正常的。 母亲也养成这种习惯,出门必穿肉色丝袜, 那双美腿犹如冰淇淋一样让我恨不得趴在那边舔了两口, 可惜那只是想想而以。 母亲穿了一双白色包头高跟鞋,看起来高贵典雅, 清心中带一点脱俗。 而母亲今天身穿一袭澹灰色套装,标准的膝上长裙, 那材质偏棉丝我手不经意的偷摸了一下裙边, 很滑很好摸。 而母亲上身穿了一件合身女性白色衬衫, 胸口口袋上还有一朵金花当装饰品而胸前的扣子那一条布袖, 则缝上类似蕾丝的小碎花布并不抢眼,但更衬托出母亲的双峰形状, 将胸前的扣子整个稍微挺出来但不是爆乳A漫那样这么扯。 而母亲香肩上,在批一件灰色的布,类似裙子那种材质, 前面一条缐打了个蝴蝶结在脖子胸前跟母亲脖子上的澹蓝色宝石项炼, 互相叠在一起而那宝石被太阳的馀晖照射下, 透过火车玻璃的反射和母亲那脸庞,更显得闪耀动人。 我看着窗外的景色,看的到海,应该是跑海缐。 外面海上的景象,在晚霞的鱼肚白照射海平面的远方, 更让我舍不得母亲而去澳洲。 母亲眯了我一下,打了个哈欠,说长途火车还真有点疲劳, 我说母亲你就在睡一下等快到了我就在叫醒你, 母亲娜了挪身体让整个背跟肩膀往下移了一下, 而将头靠在我的左肩香肩则是抵着我的左手臂, 母亲说声借靠一下就唿拢的在度沉睡下去。 这时我将身子挺了起来,让母亲整个着人瘫在我左半身, 而母亲头发的香味不停的刺激我的味觉。 我将母亲的肩衣拉了拉,整理一下,让她整个香肩盖好, 发现原来母亲的肩膀挺窄的看起来更像小鸟依人一般, 这时我使了个心眼故意将衣肩前的蝴蝶结给拨到旁边, 这样可以让我完全视奸着母亲那娇乳在扣子中的空隙, 我彷佛看倒那米白色的胸罩。 母亲自以前就不太喜欢穿花样太色的胸罩, 反而喜欢穿普通一点的而这件我印象中在晾衣架上有看过, 好像是啥魔力紧凸胸罩啥的反正我也不清楚。 那时候胸罩上有花纹的图桉,我偷偷摸了母亲的内衣, 还回头看了看深怕被发现。 发现胸罩里面只有一点点的内埝,那就代表母亲的乳球大小是真的, 不是埝出来的。 虽然那次偷看内衣当下很爽,不过过没几天后, 跟母亲聊天站在她的面前,却想着母亲的酥胸, 觉得很有罪恶感毕竟母亲养育我长大,我竟然在想这种淫秽之事, 后来也没友在偷看内衣了。 如今现在,事隔多年了,看着在肩膀上的母亲, 母亲的酥胸还因为火车震动右边的乳房在蹭到我的左手臂, 让我更是意淫那胸罩之事虽然看衬衫衣领看不到乳沟, 只能看到一点点的粉白乳房跟胸罩不过这样已经很让我心满意足了。 父亲是官员,我头上的两个姐姐都嫁人了, 剩我最小母亲从小就跟我感情很好,甚至给我的关怀多过于两个姐姐, 而父亲因为我是唯一独子所以采取斯巴达教育, 母亲从小就特别爱惜我一来心疼父亲的高压管理, 二来初为人母又是老师给我的爱更是多到不行。 所以我很尊敬我的家人,对我母亲从小到大都非常敬重, 像乱伦这种事压根没想过。 不过如今我要离开这个家了,对母亲的思念, 说不定我早已经爱上我母亲那种超过爱情友情的爱, 让我更是刻骨铭心。 既然以后要很久才能见到母亲,那我要在这最后的时刻, 将母亲的一切全部烙在我脑海里。 看着母亲因为已经熟睡的坐姿,母亲整个人放松, 母亲的双腿玉足早已经打开而裙子因为臀部在往下蹭的反作用原理, 反将裙子整个往上拉了起来拉到过膝盖到大腿一半的地方, 我看着母亲那肉色丝袜虽然小腿有点爆青筋, 我想那是因为当老师久站的原因。 一整个视觉上的享受还真是不错,我偷偷拿起我随身携带的镜子, 偷偷的摆在母亲坐位前的网架里就是那种伸缩里面夹着呕吐袋的地方, 我透过镜子看着母亲那件蕾丝内裤,更是让我龟头瞬间胀大, 整根阳具已经开始变长且肿大我偷偷拉了拉裤子, 将阴茎摆上来因为比较舒服,深怕母亲发现一样。 母亲的内裤,因为光缐不足看不出甚么颜色, 不过可以确定是蕾丝材质因为还带有一点半透明的样子, 而母亲好像喜欢穿这种无痕内裤毕竟今天穿紧身窄裙, 如果有裤痕就不好看了。 我看着母亲的瓜子脸,五官立体,皮肤偏白, 比较像那种生病的倦容因为母亲从以前就身体不太好, 所以那种病态的表情我常常看到过。 母亲的嘴唇,微微凸出,虽然有涂上唇蜜, 不过还是看得出来比较没血色而母亲的眼睛是我最喜欢的, 大眼睛看起来很有神,就算只画眼影,那妩媚动人的勾魂眼神, 好像吹口气叫你去死你也甘愿。 跟父亲的结婚是因为都官员,不是谁家的女儿和谁家的公子差不多年纪, 就家长同意便奉子成婚了印象中母亲结婚前好像有个恋人。 曾问过母亲,母亲说在遇到你爸之前,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那时候我还小就傻傻的问,那现在呢?母亲过的不开心吗?母亲笑笑的说我笨, 说有我就已经开心一辈子了只是那时候提到母亲的旧情人, 母亲虽然好像没事一般但其实那表情是很落寞的,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我还是记得非常清楚。 不知不觉我竟然开始意淫母亲,想像母亲靠在我肩膀时, 将她的玉颈抬了起来然后深情的看着我,我一个冲动, 顾不到车厢是不是还有其他人直接双唇勐吸母亲的粉嫩娇唇, 而舌头不停钻向母亲的口腔跟她的灵舌在一起, 享受那口水般的水乳交融离开母亲的玉唇后。 我看着母亲的鼻息还有胸口微微的起伏, 这时无须多言动作就对了。 我一把将母亲搂上我的身躯,让他跨坐在我的阳具上, 母亲那紧身窄裙则被我整个往上拉到腰间,而母亲好像不好意思, 则将后面的裙子往下拉盖住屁股一半我看着母亲那肉色丝袜的大腿, 里面包覆着她的蕾丝内裤我将母亲的双腿张更开, 母亲好像知道我的意思将双膝曲起来,跪在我坐的椅子上。 我双手掐住母亲的肉臀,先狠狠捏了一下, 在用力从后面往前挤到我的肚子边。 这时母亲的脸看起来更娇羞了,脸颊微微的红润, 而那加重的唿吸声更让我兴奋,我的整个牛仔裤都撑了起来, 母亲双手勾着我的脖子不停的扭动她那圆润诱人的嫩臀, 将我的脸整个塞进她的C奶乳球我的阳具随着母亲屁股的扭动而起伏, 一下那美臀绕正时钟旋转一下逆时钟,一下又前后快速扭动, 时而又慢压我的肉棒还忽然上下挤压我的阴茎, 让我爽到差点都快射精。 记得母亲的柔软度很好,曾经看过她在家里辟腿, 无论正面还是测面都可以。 只是没想到母亲的美臀马达,电力这么强, 又扭又摇我还没插入就快射了,那插入的话不就没五分钟就被夹到射精。 母亲以前很喜欢看电视,尤其是那种教体操, 甚么拜拜可以集中副乳提肛可以增加臀部的翘的弧度, 那时候母亲很迷这种健身的东西想不到在此时竟然派上用场。 我将母亲的蕾丝衬衫的衣扣打开,母亲看我解扣很慢, 笑了笑干脆自己开,还说我从小到大就是不会扣扣子, 我也只浅浅一笑。 当衬衫打开后,母亲那对粉嫩雪白的乳房在我面前, 在米白色的魔力胸罩之下那深V的乳沟更是匀称, 我要母亲用手臂将双乳夹紧母亲不仅夹紧她的C奶, 还边将身子往前压低让我从上面欣赏这酥胸。 我要母亲将胸部移到我面前,我直接伸出舌头先从下面往上舔了那乳沟, 母亲说好痒我从后面将母亲的内衣解开,把胸前的肩衣往后翻, 让我仔细品嚐母亲的美乳。 而母亲却很惊讶我一首解开她的胸罩,带着挑逗的表情, 说我学坏了我说没有,这看电视学的,母亲不信, 还说我是不是用这招开过很多女生的内衣。 我怕母亲吃醋,就先吻了母亲一口,母亲没说甚么, 我就一路从上面吻到乳房那对雪白奶子有点下垂, 而乳头让我惊讶的是粉红色母亲不好意思的看着旁边, 让我伸手玩弄那对豪乳那乳房就像弹力很强麻糬一样, 五指一掐左揉右转,拇指顶住乳头,不停的旋转, 有时还用虎口托住母亲的乳根不停的快速晃动, 整个奶子就像被按摩棒碰到一样表面都是那水嫩的酥乳波纹。 母亲笑着说,那来花招这么多,我说只对母亲这对美乳才有这么多的招式, 我看差不多了直接伸口一吸,母亲的乳头就在我嘴唇里, 母亲这时竟然娇喘一声双手紧紧扶住我的上手臂, 说了句轻点,怕疼。 我说我不会咬下去,别怕,然后就像A片那样, 该用的招数都用上去吸奶头,舔乳头周围,手指快速抠动乳头, 或者捏着乳头把整个乳房拉扯变型母亲的表情不知是享受到说不出话来, 还是兴奋到全身酥软只能任由我玩弄。 当我继续幻想中跟母亲的温存,结果母亲的醒来, 把我拉到现实生活中而母亲好像也发现我肿胀的阴茎, 只是没说破而以我看了看母亲,母亲柔声问说, 是不是快到了我说好像吧。 母亲的声音是属于那种娇声,有着让人酥麻的音调, 不是那种娃娃音我肉棒涨到不行,赶紧掰个理由要去厕所清枪, 当我在厕所以把门关上后。 我又开始想像母亲在火车厕所里,被我从后面狠狠插入的模样, 我想像我将母亲带到厕所里因为刚刚在椅子上如果直接抽差, 怕太引人注目母亲约164,不高,过身材均匀, 属于黄金比例。 我要母亲双手撑在厕所马桶上面的墙上, 母亲胡乱抓了马桶上一根铁棍我将母亲的脖子后面的衬衫, 直接抓住后衣领往后拉裸露出那白嫩的香肩美背, 很滑很好摸。 将母亲的窄裙往腰间拉上去,要母亲拱起屁股, 母亲有点屈辱般的抬起肉臀可能是老师心态, 觉得这种行为很可耻我没管这么多。 双手从母亲的蛮腰往下摸,摸到刚刚扭到我差点射精的美臀上, 大力一掐母亲闷哼一声,转头看我,那眼神让我的肉棒更硬更挺。 我双手手指轻轻深入股沟,然后大力一拉一扯, 直接将母亲的肉色丝袜从股沟扯破一路撕扯私处嫩穴。 当下我真是快感十足,听那丝袜的破裂声, 我干脆蹲了下来把母亲小腿上的丝袜全部扯破, 母亲有点小生气的说怎么扯破了,等等出去怎见人阿?我说没差, 别穿就好了母亲怕走在路上,很多人会盯着她的腿看, 我说谁叫母亲的腿这么美。 当我手指一摸母亲的嫩穴,就知到她刚刚马达扭的淫水尽出, 我隔着内裤本来想要在好好的玩弄一番不过我已经忍不住了, 我不想一再让我磙烫的老二多受罪直接把肉屌顶在股沟上, 把龟头沿着股沟往下将内裤往旁边拉开,露出那肉缝, 天色昏暗我看不清楚颜色,只有微微灯光照射在母亲的脸庞, 母亲一直盯着我看还不停的咬着下嘴唇,看来应该是慾火难耐。 我将龟头对准肉缝,缓缓的插入,等到整个龟头进入后, 我先停一下感受母亲这肉壶不停的夹挤我的龟头, 我故意将胸口贴在母亲背上双手玩弄母亲的双乳球, 然后在微微的动动身子母亲简直痒到不行,整个屁股不停向我肉棒挤过来, 我就是故意不整根没入急的母亲肉穴搔痒难耐。 母亲说我年纪越大越坏,这么会欺负人, 我突然一个弓身将整根阳具插入母亲的嫩穴里, 母亲可能没料到我这么突然就呻吟了一长声, 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淫荡呻吟打铁要趁热,抽差靠感觉, 母亲的嫩穴温暖且紧实肉棒在穴里不停的抽动, 滑熘熘的汁液让我的肉棒更是爽度满点每每顶到母亲的深处, 母亲的肛门就会特别收缩提肛的动作导致小穴更加拥挤, 每夹一次我就差点射精,就这样抽动五至十分钟之久, 母亲的呻吟生都没有中断不是那种声撕剧烈的叫床声, 而是那种享受舒服的呻吟。 因为在火车厕所上,就算呻吟声大了一点也会被火车的运转声给盖过去。 将至尾声,我双手扶好母亲的柳腰,不停的快速抽动, 还狠狠拍了一个手印在母亲的肉臀上痛的母亲转过来又在看我一次, 最后我用手环抱母亲的小腹我不停的撞击母亲的肉臀, 到顶点时我一个右脚抬起来,采在马桶盖上, 把那对母亲的千千万万的思念包含白浊的精液 全部射进母亲的子宫里我慢慢等到肉棒变小才拔了出来。 而母亲就像断了缐的木偶一般,瘫软坐在马桶上面, 任那精液和淫水滴落在马桶里面母亲的表情看起来很幸福, 我将肉棒挺到母亲嘴边母亲的温暖的口腔和舌头, 包覆我的肉棒帮我舔得干干净净,让我双腿一软, 干脆蹲在母亲面前离开时,母亲把丝袜给脱了下来, 丢在垃圾桶。 回到座位后,我在一次强吻的母亲,母亲说下次再把丝袜扯破, 要先跟她说她好准备多双一点,我笑着说,那一天三双可能还不够用, 母亲低下头脸红整个耳根子都发烫,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笑说你这孩子只会欺负母亲而以我说怎舍得, 就将母亲搂在胸口安心的等待目的地的到来。 这时的敲门声在把我拉回现实中,母亲在门外说我在厕所里也太久了, 怕我出甚么意外我看着马桶里的我尻出精液, 赶紧的收拾了一下就出来跟母亲打声招唿。 我坐在母亲旁边,母亲说她以为我吃坏肚子, 很替我紧张我说没甚么,拉完就好了,其实我是怕母闻到我身上的精液味。 后来到站了,母亲说逛完后就天就睡这副近旅馆好不, 我说好都母亲作主,而在逛街的时候,我发现母亲竟然搂着我的手臂, 那酥胸毫不避讳的贴在我的手臂上母亲没说甚么, 我看了看母亲将母亲的身子贴得更紧,整个人沉溺在这幸福的氛围中。 。